机器人:取代人类还是增强人类?这是个问题
2015-12-8 作者:纽约客 雷锋网编译 来源:汽车电子应用
1970年,杂志Life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介绍了一个斯坦福大学的科研项目最新成果,世界上第一个“电子人”在实验室中问世。他们把这台机器称为Shakey,这家伙由六个轮子驱动,看起来像电视柜上挂着一台摄像机。

1970年,杂志Life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介绍了一个斯坦福大学的科研项目最新成果,世界上第一个“电子人”在实验室中问世。他们把这台机器称为Shakey,这家伙由六个轮子驱动,看起来像电视柜上挂着一台摄像机。可以说,它是最早期的人工智能,由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计划局(DARPA)赞助,由加拿大应用物理学家Charles Rosen提出。它也是世界上第一台全自动机器人,制造的初衷是为了军事目的。Shakey本来计划量产之后代替活人士兵,研发人员甚至视其为机器人时代的先锋,最终将代替人类的大部分工作。然而,Life杂志过分夸大了Shakey的自动化程度,实际上它的行动十分迟缓,且不时停止工作,更糟糕的是,Shakey自带的电池在某些状态下只够支撑10分钟,取代人类基本上没什么可能。毫无疑问,Shakey是一款超前于时代的产品,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失败属于必然。但当时运用的许多技术至今仍有深远的影响,比如说手机上的地图应用和语音助手,在移动设备上的首次应用都始于Shakey。

在John Markoff出版的一本新书《追求优雅的机器:人与机器人关系探寻》中,Shakey作为一个典型的人与人工智能相冲突的例子,出现在了书的开头。(在人工智能极为成熟的未来,人的工作要被取代到什么程度才够?当人类的绝大部分工作都被取代之后,人类又该干什么?)Markoff以Bill Duvall的故事作为开始,Duvall原来是一名为Shakey写程序的年轻工程师,在Shakey项目失败之后,跳槽到斯坦福大学研究所一个研究搜索的项目小组里。该项目由计算机教授Doug Engelbart(鼠标之父,传奇发明家)领导,旨在创造一个能够让计算机之间互相连接和相互协作的系统,以提升小团队的协作效率。这个项目,从某个方面而言,可视为早期版本的因特网。在这之后,Duvall使用Engelbart的NLS软件通过电话公司提供的数据线连接了门洛帕克及洛杉矶的两台计算机。作者Markoff写道:“Bill duvall将成为第一个,既研究如何使机器取代人类(AI),又研究如何让机器更好地增强人类(IA)的人。”

对于Markoff而言,AI(Artificial Intelligent人工智能)与IA(Intelligent Augmentation智能扩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AI的目的在于取代人类,IA的目的在于增强人类。他写道,这两个方向表现了人与科技截然不同的两种关系,然而还有一个尚未解决的矛盾:一个利用愈发强大的软硬件试图取代人类的部分乃至全部工作,另一个试图利用技术手段弥补人类肉身的不足,缩小人类在经济、智力和社会地位上的差距。

Markoff的理由是:在包涵机器人、自动化和机器学习等很多领域,许多具体事例都表明,现在是我们讨论人与机器关系的最佳时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人类将有被这个世界边缘化的危险。目前,也许机器与人目前对立最激烈的就是无人驾驶技术的日益成熟利润。谷歌无人驾驶项目领导者 Sebastian Thrun(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前任主管)狂热地鼓吹无人驾驶将极大降低“人”这一不稳定因素所带来的交通事故问题。Thrun当然会意识到一旦他的无人驾驶项目成功商业化,必将会造成大量司机失业。这仅仅是Markoff所提及的没有人的世界中一个小例子,而此项目的普及需要的无非是更高精度的 GPS技术。人的地位在汽车领域中将逐步让位于机器。

为了一本书的发行,我在上个星期去了一趟匹兹堡,在此期间,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Uber和的士上度过的。我在公交上大约花了一个小时,坐在我旁边的中年妇女在高声谈论着甜甜圈、补牙等无聊的私事。而在去机场途中打了辆Uber,司机也在不停地唠叨当年做一名演讲者的困难生涯。在彼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希望无人驾驶的时代能够快点到来,到时我只要设定A点到B点,其它的事情机器会自动帮我搞定。但我也并非对旅途上的闲聊毫无兴趣,我希望能和司机聊一聊关于匹兹堡这座城市的故事——匹兹堡在很久以前以制作假烟为支柱产业,后来成为钢铁工业的重镇,最近则有变身为科技与制药产业的中心。我想了又想,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的产业有着相同的命运,人最终都会被机器代替,远不止是司机,还包括大量深入各行各业的人员。从某方面讲,匹兹堡恐怕是未来各个城市的缩影。

飞利浦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剃须刀工厂已经没有多少人类工人了,大多数的人力已经被更高效可控的机器人所取代。在关于新增的大量“无人”工厂的讨论中,Markoff援引了麻省理工数学教授、控制论先驱Norbert Wiener的论述。Wiener是计算机时代最重要的教授之一,但在Markoff看来,他也是一名对科技发展保持谨慎态度的人。他曾警告说,随着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常规工厂的价值将会减少,这可能会造成“工业领域最彻底、最残忍的革命”。自动化技术日趋成熟,大量曾经的蓝领工人会面临失业的危机,更进一步,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发展甚至可能会威胁到白领阶层,这听起来令人感到焦虑,但却无可避免。产业链所面临的洗牌将使得整个制造业仅仅由机器人及少量管理人员构成。

科技的发达允许你想去哪儿都可以随时叫一辆Uber。但别忘了,Uber司机也能通过导航将你送达目的地,司机“认路”的属性就被弱化了,换句话说,人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正逐渐被弱化。有朝一日,司机就失去了必要性;用科技从业者的话说:司机就被机器“颠覆”了。

是的,科技的进步往往伴随着“颠覆”的口号:很多创业公司都号称要干掉消费者与生产者之外的所有中间环节,或者打破大公司垄断。因为没有任何理由假定被颠覆者会自己推动革命,同理,也没有任何理由假定被机器人替代掉的工种有朝一日会再次由人类掌控。所以尽管Bill Diuvall的旅程自Shaky到NLS都失败了,但无可否人的是人工智能确实在发展之中。旅程的终点必然是人工智能的黄金时代,Shakey的后代们将开启新时代的浪潮,但对于人类而言,是生产力极大解放的黄金时代,还是大量工人失业的黑暗时代,尚需时间给我们答案。

资源分享 更多
博世光学和电子图像传感器
  • 新车发布
  • 芯品发布
  • 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