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贱笑,陪你胡闹:生为逗乐的娱乐型机器人
2015-12-8 作者:半导体应用网 Carrie 来源:汽车电子应用
一开场,两盏灯光聚焦在两名“舞者”身上,其中一名是一个“橙色的机器人”。“两人”协同一致地分别在光线与阴影之间切入、切出。这是由台湾年轻编舞家黄翊带来的作品《黄翊与库卡》。

导言:其实,“它”也是娱乐圈的

图:现代舞《黄翊与库卡》

4月17日,北京77剧院,一场独特的现代舞表演让台下观众惊叹。

一开场,两盏灯光聚焦在两名“舞者”身上,其中一名是一个“橙色的机器人”。“两人”协同一致地分别在光线与阴影之间切入、切出。这是由台湾年轻编舞家黄翊带来的作品《黄翊与库卡》。

在和谐交织的舞蹈艺术和机械工程科学之间,黄翊与机器人库卡诗意般的美学舞步,完美的将机器人融入现代舞蹈和视觉艺术的境界当中。

“人机共舞”,让我们发现了这些机械家伙们柔情、呆萌的一面。作为娱乐型机器人,它们正日益深入现实世界,成为抚慰人心、带来欢乐的另一种力量。

“懂”艺术的机器人

轰轰作响的马达以及在速度上的精准控制力,让库卡在台上有一种人体肌肉式的优雅。黄翊与库卡彼此靠近,相互模仿。库卡“手上”时不时射出的红色镭射光线则如绕指柔一般,与人类武者协调共舞。

来自台湾的年轻编舞家黄翊被云门舞集创始人林怀民成为“可怕的孩子”。而他的“与机器人同台共舞”的创意则来自于其儿时单纯的想法——“想与机器人做朋友”。就这样,黄翊不断突破真人与机器人共舞的可能性,《黄翊与库卡》这部作品也不断进化,由3位舞者与机器人同台的最新版2月已在纽约演出,4月则是首次在大陆亮相,6月回台演出,《黄翊与库卡》电影版也将于下半年面世。

就像很多电影里的情节那样,孤独的小孩总会召唤出一个神奇的、隐形的朋友。与机器人共舞完成了黄翊的儿时梦想。

“跟库卡工作就像面对着一只鲨鱼。当它开始咬你的时候,它不会停,所以你不能够太接近它,因为机器人它没有知觉,它没有办法判断,它会直接继续进行它应该要做的工作。”谈起他的机器人“舞伴”,黄翊早已把它当做自己的伙伴。演出的结尾,黄翊和库卡在两架三角灯下,并肩而立,低头鞠躬谢幕,那一瞬俨然一对情侣。

事实上,参与演出的库卡机器人是一座真人大小的机械手臂,有数个能够360度旋转的关节和一个能装上不同工具的多功能接头,它的程序码可以让库卡像智能动物一样模仿人类舞蹈的动作。

除了舞蹈,它们可以为人们画肖像。

图:在德国汉诺威国际信息及通信技术博览会(CeBIT)的展示厅里,一款机器人正在为模特绘画肖像

由德国卡尔斯鲁厄市艺术和媒体技术中心机器人实验室的艺术家研制一款会画画的库卡机器人的出现,某种程度上秒杀了画家。这位机器人画家仅需三步就能完成一幅肖像画。

库卡首先通过“观看”模特并聚焦眼睛等面部特征,然后用边缘加工软件确定人物肖像的结构分布,最后迅速地绘制出人物肖像。短短10分钟,便能画出人物肖像的整体感,且其绘画技术并不逊色于人类画家。

“超能”娱战队

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些娱乐型机器人的技能不断升级,简直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

在众多被人们喜爱的娱乐形象中,更是少不了机器人的身影。电影中、动画片里,以及各种游乐场设施中,机器人无处不在。近期最火的机器人非“大白”莫属。这个迪士尼动画《超能陆战队》中的体型胖胖的充气机器人,因呆萌的外表和善良的本质获得大家的喜爱,被称为“萌神”。

这些机器人玩伴,可以和你下棋对弈,陪你在游乐场疯狂,和你一起运动,甚至还能充当啦啦队……这是一个机器人无孔不入的时代。

成立于1944年的日本大型电子元器件制造商村田制作所,近日展示了其研发的最新一代机器人——村田啦啦队。10个机器小人在音乐的伴奏下挥动双手,有序地变换队形,不仅可以摆出圆形、三角形等多达12种列队造型,而且不会碰撞不会摔倒。

图:村田啦啦队现场排列队形

啦啦队机器人的形象神似《星球大战7》的电影预告片中出现的一台头部平衡在一个球体上的机器人,它不依靠传统的腿或轮子运动,而是像马戏团滚球表演一样,不仅保持平衡不会倒,还能快速移动。这是继1991年第一代村田顽童、2005年第二代村田顽童、2008年第三代机器人村田婉童之后,该集团研制的第四代机器人,通过最新的传感、通讯及群控技术的运用,使得机器人在运动中具备很高的稳定性以及与其他机器人的协调性。

而有机器人情结的日本人,一直以来在机器人的开发上不遗余力。在政府的支持下,日本研发制造了越来越人性化、智能化的仿人机器人。不少娱乐型机器人更逐渐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这从诞生于1969年的机器猫形象多啦A梦的深入人心中便可见一斑。事实上,在更早之前,日本一家文具公司就已经开发设计出了最早的一款娱乐型机器人“五郎”。这个五英尺高的机器人“五郎”的唯一技能是推童车步行,在收音机的辅助下,“五郎”还可以开口讲话。

图:机器人“五郎”,推着童车步行

图:孩子在看猫型机器人“索马里”跳舞。这些能歌善舞的小型机器人受到日本民众的喜爱。

图:本田机器人ASIMO在踢足球

人类对机器人的想象力,始于1942年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提出的“机器人三定律”,即第一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第二法则: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第三法则:在不违背第一及第二法则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机器人三定律”在他发表于1942年的作品《转圈圈》(“Runaround”,为《我,机器人》一书中的一个短篇)中第一次明确提出,并且成为他的很多小说,包含基地系列小说中机器人的行为准则和故事发展的线索。机器人被设计为遵守这些准则,违反准则会导致机器人受到不可恢复的心理损坏。

20世纪60年代,人们试着在机器人上安装各种传感器,机器人开始由工业机器人向仿人机器人发展。

对于娱乐机器人的开发的支持,也成为日本政府应对老龄化、少子化社会现象的一大措施。

今年1月21日上市的由日本中京大学的机器人系和Togo Seisakusyo Corporation 共同开发的婴儿机器人Smiby,就类似于一个人类婴儿,需要人去照顾它。如果长时间没有人理睬它,它会开始啼哭。它内置的感应器能够识别主人的动作。当它感觉高兴的时候,它会像个真的婴儿一样笑起来,并且脸上的LED灯发出粉色的光;而当它不高兴的时候,脸上的LED则会发出蓝色光,代表眼泪。

日本电信营运商软件银行(SoftBank)在也在去年6月正式发表一款娱乐型人形机器人 Pepper。这款机器人据说能“读”出人类的情感,并与人类对话,而且售价不到2000美元(日币19万8000元)。 Pepper 机器人身高4英尺(约122厘米)脚下有轮子,胸部配备一台10.1吋平板电脑,用以显示所查询的信息,透过云端的人工智能进行控制。它可以给人讲故事、与人们聊天,起到娱乐陪伴的作用。

这些具有娱乐和抚慰人心作用的机器人产业已经成为日本产业界布局的重点,松下、丰田、本田……日本的大企业相继涉足看似和主营业务无关的仿人机器人开发。本田去年7月推出了新款机器人ASIMO,它会跑步、踢球、跳舞,最新版本的机器人还可以倒饮料、做手语。这款日本人引以为傲的机器人,更是充当过不少重要外交场合的表演嘉宾角色,美国总统奥巴马、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政要们都欣赏过它的表演。

资源分享 更多
博世光学和电子图像传感器
  • 新车发布
  • 芯品发布
  • 解决方案